主页 > 推荐艺术 >查验是否赵明福所写‧字条笔记本字迹对比

查验是否赵明福所写‧字条笔记本字迹对比

来源:推荐艺术 2020-07-17 23:17:47
查验是否赵明福所写‧字条笔记本字迹对比(吉隆坡24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週四续审,皇委会对赵明福背包中搜获的字条给予高度关注,谕令事务官将字条的正本提呈皇委会,以将字条正本与赵明福的州议会笔记本的字迹进行比对,亲自检验以确定两者是否相同。第12名证人警方鉴证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週四继续在听证会供证,提及他在赵明福书包里找到的字条后,即将字条联合10张赵明福的口供书及赵明福的州议会笔记本交给化验局,以对照字条是否出自赵明福之手。他说,检验结果显示,赵明福的文字字迹吻合,但签名字体却有出入。签名字体有出入对此,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认为,赵明福笔记本的字迹扮演着重要角色,不断追问纳兹里是否已针对所有文件进行对比;因此,他谕令事务官把字条的正本提呈给皇委会,让他们亲眼对照字条与赵明福笔记本的字迹。较早前,纳兹里供证时表示,他于,在沙亚南的警局办公室中,与新山柏迈医院精神科专家巴迪雅医生通电话,以遵照验尸官的指示告诉她关于赵明福的案件背景,作为后者对赵家进行精神评估的资料。他说,当时,巴缇雅医生提醒他,通常一名準备自杀的人都会留下遗书,如果在赵明福的物件中发现类似字条,或可协助调查此案。“当晚,我整理案件的证物,因为我收到通知即将会上庭供证。当我处理属于赵明福的证物时,在书包中看见有关写着中文字的字条。我想起巴迪雅医生的劝告,因此便请同事翻译有关文字。”他表示,当他知道字条里有向人道歉的文字后,觉得事有蹊跷,决定呈交化验局进行字迹对比。他披露,在赵明福的书包中,除了这张具有中文字的字条之外,也有一些列印文字及空白纸张。见YB字眼误公文没列证物纳兹里说,第一次搜证时,他并没有认真详读所有的文件内容,当他看见字条中的2段写着“遵守YB指示”的国语文字,以为只是一般公文,而未将之列为证物。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对纳兹里的处事方式不禁皱起眉头,问他是否知道自己的职责;纳兹里表示,他只有7天的调查时间,随后必须将所有的证物及调查文件呈交给验尸庭。委员之一的前上诉庭法官西尔温迪拉纳登质问,既然明知调查时间不够,为何不提出要求更多时间。对此,纳兹里却支吾作答,表示不记得是否曾提出要求。书包引争议纳兹里又失忆赵明福的书包“突然”出现再度成为争议,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毫不客气地一再揶揄纳兹里不专业。纳兹里在週四供证时,再次一直回答“不确定”和“不记得”,尤其是确定14楼窗口被警方封锁、閑杂人等进入5楼卧尸、下属录供出现纰漏,以及到底是哪位反贪会官员提供死者身份资料。眼看纳兹里一再临时失忆,赵伟再度挑起纳兹里证词不一的事件,质问到底是朱丽娜华蒂还是阿兹依安,毕竟纳兹里在验尸庭供证时说明是朱丽娜华蒂。纳兹里答道:“对不起,我在验尸庭的时候搞错了,其实是阿兹依安交给我赵明福的身份证副本的。”此外,赵伟询问警方如何寻获赵明福书包的过程时,纳兹里支吾以对,导致皇委会消耗近30分钟重複提问后,才开始了解个中迂回的过程。依据纳兹里的说词,阿兹依安曾说赵明福书包于事发当天早上8时曾出现在反贪会官员莫哈末纳兹里房间前,继而消失直至下午5时才突然出现。“当时没有人知道书包为何消失和出现,我也没有去问,直至数天后向莫哈末安努亚录供才知,当天是他把书包放入其办公室暂时保管。”他披露,安努亚当时告诉他,早上8时从祈祷室起身后即发现赵明福的书包和手机置放在沙发上,惟找遍14楼都无法发现赵明福蹤影,未免书包和手机遗失需负责,所以才放入其办公室内保管。“至于为何书包突然再次出现在沙发下,我则没有问。”指警区搬迁遗失电脑文件纳兹里指出,寻获赵明福书包后,即拿至靠近反贪会办公室大门的一间会客室简单的检查书包内的物件,而当时也未带上手套检查,且从未送至化验局进行科学鉴证。此外,当冯正仁问及当时详列赵明福书包物件的电脑文件是否仍有储存,纳兹里竟然答道:“事后我们的警区搬迁,这个电脑文件和其他的都消失了,无法寻回。”此言顿时让紧锁眉头的冯正仁无言,稍后才训话说:“你应该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搬迁不是一个理由。你自己应该知道。”前香港ICAC高官任独立调查员独立调查委员会成员的身份终于揭晓,皇委会通过总检察长正式委任来自英国的前香港廉政公署总调查主任麦克列斯里为调查员,全权负责调查赵明福坠死案事宜。冯正仁于午休后宣布,总检察长已应皇委会要求,在1950年调查委员会法令第16(2)条文下委任麦克列斯里为调查员。调查权力与警同等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说,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员可在大马刑事程序法典第13章下,享有与警员同等的调查权力,并可在任何案件中进行逮捕行动。他也说,调查员可以进入任何建筑物进行搜寻,以及获取任何与案件相关的文件或资料。目前,麦克雷斯也于午休后在庭内列席,聆听证人在庭上的供证及其与证据资料。英法医来马供证继泰国着名法医普缇答应为赵明福坠死案皇委会出庭供证后,英国着名法医彼得华尼兹亦于週四答应来马供证。皇委会主席冯正仁于午休后宣布,皇委会已接获彼得华尼兹愿意来马供证的好消息,而皇委会正安排后者来马的相关事宜。彼得华尼兹为英国法医学教授兼金马侖法医学中心总监,他于2009年受聘于马来西亚反贪会委员会,参与赵明福案件的第二次开棺验尸。在验尸庭供证时,他推翻普缇指赵明福被他杀的论点,反而指赵明福的伤势无法证明曾遭人施暴、挣扎或自卫迹象,并认为死者被人推出窗外的可能性不大。查案官找不到手錶盘第12证人警方鉴证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表示,週三下午重返赵明福坠楼现场搜寻赵明福手錶錶盘的工作,7个排水洞皆一无所获。警方、鉴证组、反贪会官员等人週三下午在皇委会的指示下,重返玛莎兰大厦搜寻赵明福遗失的手錶錶盘。纳兹里说,他们搜寻了肉眼估计为0.45米深的排水洞,以及0.85米长的导水管,都没有发现赵明福的手錶錶盘。警方在赵明福的卧尸现场找到赵明福的手錶腕带,却无法找到錶盘。这个手錶錶盘在整个案件中扮演关键的角色,因为可以证明赵明福坠楼的真正时间。新闻背景明福死亡一年“遗书”曝光警方鉴证组在赵明福书包里找出来的字条,曾于去年9月20日在验尸庭上曝光。这份被暗示为赵明福“遗书”的字条,乃是由总检察署于去年8月9日突然要求提呈,而当时距离赵明福坠楼死亡已经一年,而引起各界哗然。字条单面写有中文及国文,为A4尺寸纸张,内容如下:欧阳:他们在没有複制我的电脑文件下取走了所有电脑。矛头一直指向你。对不起。不懂装懂,结果连累了你。我说,mendapat kelulusan YB(获得YB的批准)。他们硬打成mengikut arahan YB(依循YB的指示),我帮不到你,抱歉。对不起,我很累了,再见。”花絮戴手套拿证物被揶揄当皇委会要求纳兹里解说书包的字条当时的所在位置,纳兹里即场戴上手套打开书包证物;岂料,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揶揄说:“你现在才用手套,太迟了吧!”此言引起屡被批评办事不专业的纳兹里火气上升,驳斥说:“当时我们只把书包当成是死者遗物,而不是证物,所以才没戴上手套!”(CD)提醒勿称自杀字条赵明福书包里的字条敏感?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劝请皇委会主席冯正仁须慎言。当冯正仁多次向查案官纳兹里提问有关赵明福书包内寻获的字条时,一再以“自杀字条”为称,导致梁肇富站起来提醒。“皇委会主席,您还是不要用自杀字条吧,或许用神秘字条比较贴切,避免非议。”就此,冯正仁几乎恍然大悟“自杀字条”的敏感度;因此,转口称之为“疑似自杀字条”。【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2.24

相关热门推荐

申博亚洲第一品牌|电视通信|趋势未来|网站地图 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 申博360网址